教師專欄 | 七七老師在藝之行的第3年,那個孩子比我幸福
上傳時間:2019-4-3 9:55:59


七七老師和孩子們



從事美術教育這些年,見過形形色色的家長,聽過最多的話語就是:你這畫的什麽?你的顔色怎麽可以塗出去?你的線條怎麽回事?你這畫的一點也不像………


每每聽到內心都感覺刀割般的難受,看到孩子喜悅的面龐變得黯然失色,我也努力去和家長溝通,但是無奈發現很多家長的思想已深根蒂固,的確,社會導向必然如此,以至于孩子們也開始被同化,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給他們看畢加索的立體畫派,一個孩子立馬大聲說到:“老師,他畫的好醜啊,人怎麽可能長這樣!”



 

七七老師繪畫作品


是啊,人不會長這樣,但是通過我們的思考和處理,人可以長成各種各樣,這難道不是美術的意義嗎?


一位美國的兒童美術教育專家看到中國孩子的繪畫作品曾經說過這樣的話:“看歐美國家的兒童畫感覺很輕松,覺得畫者是在自覺自願的作畫,而看到中國的兒童畫感覺很精美、很專業,能看出中國孩子在作畫時一定很辛苦、很累!”


 

愛旅行的七七老師


這句話應該引發我們中國美術教育工作者和家長的反思,對比國外的兒童美術教育,我們缺乏的是一顆童心,總是以專業化的標准引導兒童畫創作,總是以功利化的眼光左右兒童美術的原生態創作,最好幼兒園就可以落筆成型,一年級就可以精通素描,看到身邊同齡段的孩子會素描,會動漫,自己家還在學兒童畫就覺得落後很多……美術,成了一個畫的像的工具,孩子在巨大的壓迫下變得越來越不自信,人生,變成了2.0倍速的前進。




七七老師給孩子們准備的書簽

 

七七老師攝影作品


曾經看過一段話,我覺得這才是藝術最美的樣子吧:那天晚上11點多鍾,一個家長給我發了一條微信。她說:老師,孩子在你身邊呆了幾年,雖然我也沒覺得他畫的多麽好,也沒有覺得他在這個方面有所謂的天賦,但是我很感激這六年是你教了他。




七七畫展上,孩子們爲她送上鮮花


我問她爲什麽突然這麽說,她說有個事想和我分享下:今天下著雨,我又加班,很晚才趕到學校去接孩子,正趕上孩子考的成績也不好,我也被老師批評了,心情很不好。我就跟他說:快點回去做作業,我還要做飯,一天到晚全部圍著你轉,你還給我捅婁子。



 

孩子們送給七七老師的質樸又充滿愛的祝福


但是說完這話的時候孩子並沒有跟上來,我回頭看,孩子穿著雨衣,呆呆地擡著頭,仰望著一顆梧桐樹。他跟我說:"媽媽,你知道嘛?原來樹葉掉落下來的軌線不是直線的,是螺旋形,你不覺得很美麽?"


當時也有可能是因爲下雨,也有可能是這個孩子做出了我意料之外的事,他說完我眼眶就濕潤了,當時就好像有股電流穿過身體:我的孩子會比我幸福,因爲他看得到我看不到的風景……


愛因斯坦說:想象力比知識更重要,因爲知識是有限的,而想象力概括著世界上的一切並推動著進步,想象才是知識進化的源泉。無論是作爲家長,還是我們每一位教育工作者而言,啓發和保護兒童的想象力遠比讓孩子依照某個固定思維,笨拙的模仿要重要很多。




THE  END


比較會裝傻會賣萌

比較想你關注我(* ̄? ̄*)